请投喂评论吧!!!
欢迎来找我玩~

【也青】渡劫

*已完结,道士x狐狸



起.

王也:练至九尾实属不易,逆天而行易损修为。

王也:回去吧,我只说一次。龙虎山不适合你。

诸葛青:无妨,本王愿以身证之。

诸葛青:道长道法高深,诸葛青心服口服。若有来日,愿与道长煮茶论道。

诸葛青:依山听雨,道长好兴致。

王也:来了?

诸葛青:前来叨扰数日,望道长勿怪。

王也:左右无事,狐王客气了。

诸葛青:龙虎山一战,道长风姿,青心慕之。

王也:不过山间散修,过誉了。

诸葛青:茶乃好茶,道长,请。

王也:请。



承.

诸葛青:道长,山间论道未免空谈,既无事,何不下山一趟?

王也:便依你。

诸葛青:道长可喜山下人间?

王也:谈不上喜恶。

诸葛青:道长不问凡事?

王也:怎会,只是红尘万里,各有各的喜怒悲欢。管不来,也管不了,听听便是了。若有余力,助上个把,若无,便由自身造化了。

诸葛青: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王也:不敢当。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诸葛青:道长来过此处?

王也:来过,不过未曾久留,办完事就走了。

诸葛青:此地风光甚好,道长怎么不多留几天?

王也:以往下山只我一人,偶尔有人同行,也不过顺路三两天,或是目的相同。像你这样拉我游山玩水的还是头一个,倒也新奇。

诸葛青:嘿,那可得把道长招待周全了。

王也:哦?你要如何招待?

诸葛青:自有妙计。

诸葛青:道长。

王也:何事?

诸葛青:无事。唤唤罢了。

王也:你啊,皮痒了?

诸葛青:纸条上写了什么?

王也:观中生事,速归。

王也:怕是不能陪你了。

诸葛青:无妨,道长若不嫌弃,青愿同去,助微薄之力。

王也:王也代道观上下,谢狐王出手相助。

诸葛青:你我之间,何必言谢。

诸葛青:道长,耽于尘世凡心,可还有救?

王也:无为,无我,无欲*,自可为道。

诸葛青:人有人道,妖有妖法,便是人界得道高人之言,也不适于我。道长,你答非所问了呀。

王也:问非所求,真当我不知?



转.

诸葛青:既多言数穷,道长当初又何必拦我?

王也:九尾白狐,一步可登天,一步可入地狱,只是不忍心罢了。

王也:张楚岚是天道相中之人,我自要相助。但你呢?你当初为何要来拦路?

诸葛青:本王费尽心力窥得天机,为何不能来争一争?

王也:命数也,术士理应顺势而为。

诸葛青:大道五十,天衍四九,却独留一路人定之,为何不能是我?

王也:勇于敢则杀*。青,你与我相伴多日,我日日指点,你却还是不听么?

诸葛青:我修行多年,如今陷于瓶颈,若能得天助力,更上一层,何乐不为?

王也:你!

诸葛青:实不相瞒,道长道行高深,小妖觊觎道长修为已久,恐再呆下去终有一日会不自量力,对道长出手。朋友是做不成了,还望道长看在这几日的交情上放小妖一马,任其自生自灭去也。

王也:诸葛青!

诸葛青:王道长,许久不见。

王也:跟我回去,碧游村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诸葛青:道长只身入魔窟,青甚敬佩。只是本王已道过别,从此理当一别两宽。道长未免管的太多。

王也:你命中当有此劫,渡过了自会更进一层,如今却甘心堕与妖魔为伍?

诸葛青:我本就是妖。道不同不相与为谋,道长,不必劝了。

诸葛青:我意已决。

王也:……诸葛青,你已经堕魔了么?

诸葛青:一念之差铸成心魔,收不住了。



合.

王也:你把自己伤成这样……你……

王也:你不是真心入教,之前为什么不说,任得他们这样对你?

诸葛青:能解道长烦忧,也算好事一桩,值了。

王也:又是何必!

王也:我带你回去。

诸葛青:道长,你我都算错了。

诸葛青:劫不在道,在你。

痴儿。



后记.

是日也,忽闻有声如雷。俄顷几案颠簸,酒杯倾覆;屋梁缘柱,错折有声。众人相顾失色,夺门而出,皆谓地震。回望屋后荒山,可见山石簌簌,大骇,不敢久留,携妻眷奔逃。

及未远,地动稍定。又见黑云翻墨,笼于山顶。先有雷声隆隆,不见电光,奇也。后有白光破云而降,直指山顶,雷声愈烈。某数之,共七七四十九道。其炫也,闭目可察。某仆直视之,竟惊叫倒地,后三日不可视物。

叟曰,此乃灵物渡劫。众人奇,相约登山一观。山顶果现焦土,然未见他物。性败而归。

某独行下山,遇一玄衣道,怀中有物,白如雪,无一杂色。某奇之,欲借之以观。道人笑拒。又见其人仙风道骨,隐有华光罩身,惊为天人。欲邀至家中一叙,亦拒,怏怏拜别。忽忆怀中之物有阔耳,呈三角状,似狐。某惊,转身欲问,未得其踪。

End

注:*均出自《道德经》

真怕我写得不清楚,求评论...

评论 ( 5 )
热度 ( 41 )

© 真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