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投喂评论吧!!!
欢迎来找我玩~

【翻译】Scaring darkness away//把黑暗吓跑(3)

*原作者:Linkedsoul

*戳这里看 原文地址  戳这里看前文 1  2

*中英文差距较大,我水平有限,有些地方可能翻译不出原文的精彩,大家能力足够可以去多多支持原文

*之前是 @樱花之狼 小凌在翻译,因为她学习比较忙,所以我帮着翻译一些ww尽量做到统一,大家有什么意见可以提

*前情提要:Ray和Zack在垃圾箱里聊天,后来,他们靠在一起睡着了




Daniel Dickens是Rachel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虽然更准确地来说,他是Rachel所在学校的医生。不过她经常来他的医务室拿一些绷带和消毒用品,所以他很了解她。她常常假装自己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之类的。她也知道他不相信她,但他又能做什么呢?Rachel的父亲是一位著名的警察,工作认真,受人敬爱,没有人会认为他是个会家暴妻子与女儿并将所有过错都推到她们头上的人。Danny医生虽然意识到她有些不对劲,却做不了什么。他认识Rachel的父亲,并且相处不错,他实在难以相信这位友善的好男人实际上是个施虐者。

“Rachel,你又来了?”Danny在她溜进医务室时叹了口气。

上课时间还没到。她总是来得很早,这样她就可以在开始学习之前处理自己的伤口。她的头发还有点湿,因为她刚去学校的体育馆洗了个澡,毕竟她在垃圾箱里呆了一整晚。不过现在是温暖的四月天,她并不会感冒。她早上刚刚快速回家拿了她的书包。

 “对不起。”她坐在医生面前道歉,“我能拿些消毒水吗?我昨天做饭的时候不小心把自己切到了。”


最初,他还会问原因,而她总是会冷冰冰地回避这些问题,直到他最终放弃。他仍旧担心她,但他在等她自己开口。

糟糕的是,她从来不说。她不想让医生担心,但她更不想把他卷入自己的麻烦中。


“…让我看看你的伤吧。”他最后说。

她脱掉自己的夹克衫。脸颊上的淤青已经在晚上消退了,所以看起来还不错——但是那只是轻轻一巴掌造成的,她的手臂上仍旧有伤口与肿块。

Danny没有提问,只是为她的伤口涂上了药膏与一些抗菌药物,再包扎起来。他当然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伤不可能是她下厨的时候造成的,但他保持了沉默。

“就这些了?”他问。

Rachel点点头。比起其他时候,昨晚并不算坏,因为她在事情可能变得更糟之前就出去了。如果她一直呆在那,她几乎可以确信她的父亲会回到她的房间,为的是将怒火撒到她身上。

对其他人来说,这样的情况也许已经难以忍受了。Rachel知道他们这样是不对的:她从前还会在夜里哭泣,她会将脑袋埋入枕头里尖叫。因为她所想要的是消失。但她在很久以前就设下了心防,为了保护自己,她几乎不会流露感情。在沉默中她学会了坚强,学会了忍受,学会了耐心地面对自己的不幸遭遇,直到她找到结束痛苦的方法。面对这些事情,她已经麻木了。

只有这样,她才能保持理智。只有这样,她才能活下来。


“谢谢你,医生。”她站起来,将医生递给她一瓶消毒剂和一卷绷带放进包里,“谢谢你。”

 “照顾好你自己,Rachel。”Danny诚恳地说。“我很担心你。有什么事你都可以告诉我。”

 “我很好。”她回答,“只是有点笨手笨脚。”

 “Rachel,拜托。”

 “我很好。”

她在推拒他,就像推拒其他人一样。没有人能跨过她的心防。如果有人可以,那她就不再安全了。

更重要的是,他们都不会再“安全”了。

不应该有人被卷入她的事情中,她可是个带来不幸的人。她会使任何与她交往过深的人陷入不幸。她已经毁掉了她的家庭,如果她不注意的话,还会毁掉其他她在意的人的生活。


 “那么至少保护好你的眼睛,Rachel。”Danny温和地说。他有些微的恋瞳倾向,但这也是他提醒她要多照顾自己一点的方式。

 “…我会尽力的。”她在离开前说。

 


当她通过长长的走廊走向自己的班级时,她回忆起了昨夜。一个奇妙的夜晚。

一开始,当她遇到了那些追赶她的人时,她十分害怕。她拼命地告诉自己不要慌张,要理智,也正因此,她才能在几乎跑不动时顺利地发现那个方便藏身的垃圾箱。

这之后,事情变得不寻常了起来。

另一个人打开了垃圾箱。她看见了他的兜帽和匕首,立刻联想到了一个星期前刚刚杀过人的暗巷杀人鬼。她知道进入暗巷就有遇见杀人鬼的危险,但她没想到,她居然真的能见到。

更没想到他最后会和她躲在同一个垃圾箱里,并且没有杀她。

实际上,一开始她十分紧张,但因为他甚至没有和她说话,她决定冒险先开口。

因为她才是先来的,而且她并没有在天亮前离开的打算。是的,这是个很微弱的理由,但仍旧是个理由。她到现在都不知道她怎么会说出那种话,杀人鬼随时可能杀了她。

但事实却是,他认为她是个尸体,并且觉得杀她太无趣,所以他们最后聊起了天,甚至为了打发时间而玩起了“二十问”。

再往后,她就睡着了。当她醒来时,他正斜靠在她身上,脑袋靠在一起。现在再回想起来,这大概就是她晚上没觉得冷的原因,虽然气温不高。


她其实并不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昨天晚上太黑了,她并不能看清他的脸,而今天早上,她又几乎要迟到了,她只好把他落在那,自己先跑了。

这样其实不太好。也许她应该再回去看看他,把自己的消毒水和绷带给他,毕竟他还受了伤。尽管他有很多绷带,这也许说明他有自己的药品来源,但和他分享自己的药品总是礼貌的。

 


“Rachel!”有人在喊她。

她转过身,Eddie正向她跑来。Edward Mason所在的Mason家族世代照料着小镇的墓园,他是这个家族的第三个孩子,也是她一直以来的好朋友。

 “嗨,Eddie。”她笑着说。

他们一起走向班级。Eddie喜欢谈论各种事情,而她喜欢听他讲。他有很多朋友,但让Rachel不解的是,他更喜欢和她呆在一起。她从没有抱怨过。如果不是他,她不会有任何朋友。她不善社交,也不想去做。因为她无趣的表情和空洞的嗓音,没有几个人愿意和她做朋友。

她更喜欢这样。接近她得人越少越好。Eddie会担心她,但不会打探她的私人生活,也会尊重她保持神秘的天性,这样,她就能轻易地欺骗他。她不会引以为豪,但至少,这样他不会太过担心她,也不会被卷入她的麻烦中。


 “咱们班就要一起去看电影了!我超级兴奋!”他一边坐下来一边说,“这次的电影看起来不错!”

她向他露出了抱歉的笑容:“对不起,我不能和你一起去了…”

 “为什么啊?”他失望地叫道,“你没拿到通知么?”

 “我把它弄丢了。”她撒谎了。她只是不想再找她的父亲签字了,而她的母亲拒绝在通知书上签字,并且他们两都不会因为一场电影而给她零花钱。没用的。

 “再要一份不行嘛!”他抱怨着,“我真的很想和你一起去啊!你都没参加过班级的外出活动。”

 “我们可以换一个时间一起去。”她说。这又是一个谎言。她也许不会有机会和他一起去电影院,除非她的母亲心情足够好,愿意给她点零花钱。“你知道的,我总是忘记填家长同意书(permission slip)。”

 “太可惜了...”他十分失望。她其实不太明白,他应该已经习惯自己从不参加班级的外出活动了。但她觉得很糟糕。

 “对不起。”她轻柔地说,“我下次会更小心些。”

 “你总是这么说。”

 “对不起。”她重复道。她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

 


开始上课了,她能看见Eddie在老师收许可单的时候正噘着嘴。当老师走到她面前时,她摇了摇头。老师叹了口气。她是个好老师,也知道Rachel有难言之隐,所以她没有多问,只是提醒她下次注意。Rachel点了点头,笑了。但下次,她仍旧没法交出她的许可单。这个念头让她的笑容消失了。她可以假装在笑,但没有理由的笑容实在难以保持。


一张纸被放在了她的桌上,她打开它。

你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是什么?

在这个问题下,她的同学写下了他们的名字和各种各样的答案。这也许是班上某个女生做的奇怪的小调查(有传言说是Adriana Reynolds让她做的,她是学校里最好的学生,同时也是Rachel第一个着迷的“明星”)。Rachel一般会立刻传给下一个人,因为她没什么好说的。但这一次,她仔细思考了这个问题。

她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是什么?

如果是昨天,她会说:没有。但今天,她的确可以说自己做过某件疯狂的事了。


半夜两点,她和一个连续杀人犯在一个垃圾箱里玩“二十问”。


她什么也没写,将纸条传给了Eddie。但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她的嘴角隐隐约约地带上了微笑。




TBC

评论
热度 ( 37 )
  1. 樱花之狼真和 转载了此文字
    真是漫长的翻译之路——

© 真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