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投喂评论吧!!!
欢迎来找我玩~

【也青】高中三年(上)

*如题,高中生pa,日常流水ooc

*少量玉禾,就不打tag了,自己避雷

*改了一下格式

*求评论~



01.

诸葛青一直觉得,认识王也是一场孽缘。

 

 

 

02.

高一下开学不久,学校组织班级篮球赛。男孩们跃跃欲试,谁都想在同龄人面前大显身手。诸葛青所在的一班对阵二班,两个同类型竞争班级摩拳擦掌,就要在成绩之外的球场上分个高下,火药味比其他班更浓些。

诸葛青人美个高球技骚,理所应当地被推上了首发,和一班一群球友整日聚在一起讨论,连着几天一有空就泡在球场,凭着那些电视里看来的和球场上练出来的经验,分析二班的实力,猜测首发阵容并商量对策。

然而到底还是一群毛孩子,等到真正开场的时候,他们才发现连首发都估错了。虽然只错了一个,也足矣打乱大部分计划。

而那个人就是王也。

一班和二班一起上体育课,两边对对方都算有所了解。他们知道王也平时不怎么打球,偶尔下场也只是随便打打,看着没什么精神,是以总是被大家忽略,谁知硬拼起来这么强?

诸葛青暗道失策,虚晃一下想过人投篮,奈何王也反应太快,一闪身就又挡在了他面前,完全不给他出手的机会。他无奈传球,后槽牙磨得霍霍:已经好几次被拦了,开玩笑,一个小前锋拿不了分,以后还怎么混?

他打得分外憋屈。王也的身高、反应能力、球技等等都压了他一头,他施展不开手脚,在女生们的尖叫声中只能一次次地放弃投篮转而传球。

两队打得甚是焦灼,比分你追我赶,在最后两分钟时艰难地爬到了55:56。

二班死死防住持球的诸葛青,他左突右冲都不能靠近内线,于是放弃突围,突然后撤,起跳——三分!激起女生们一阵令人晕厥的欢呼,比分反超二班。一班见着了胜利的曙光,连忙摆好阵型严阵以待。此时比赛已经进入最后一分钟,大家守着那一点微末的优势全神戒备,诸葛青甚至来不及与队友击掌相庆,迅速回防,余光则盯住持球的王也。

在这紧张的时刻,王也却显的不慌不忙,小跑着拍球从后场逼近。见着诸葛青在看,还对他笑了一下。

诸葛青心中警铃大作,冲上去就要抢,然而似乎就差那么几微秒,那么一步,王也中场起跳,长臂一伸,手腕一抬一压,球便出手了。

终场哨音响起。

压哨球,进球有效。

 

一班输得不算丢人,最后两分钟的精彩被围观群众津津乐道了好些天。他们提起那个困难重重的三分,又议论那个中场出手的压哨球,一时间比不出哪个更有技术性,王也的名字却在不知不觉中和诸葛青并列了。

比赛过后,女孩儿们依旧殷切地给诸葛青递水送毛巾,叽叽喳喳地夸奖他。诸葛青微笑着一一回应,目光却落在对面休息区的一个身影上。

他捏捏手指,汗湿的掌心曾在赛后礼貌地与那人交握过,残存了一点不属于自己的温度。

王也。有意思。

篮球赛重在友谊,一班和二班不打不相识,第二天就约着一起打球,并玩笑着要再赛一次挽回面子。

诸葛青看二班一行人里没有王也,随口问:“哎,之前那个防我的呢?”

“他啊,睡觉吧。”二班同学笑,“成天睡不醒。别理他了,咱们先玩着。”

诸葛青好胜心强,非要找人再比一次,便自己挑了个课间去二班约球。他在前门探头探脑,早就引起二班姑娘们的注意。几个女生嘀嘀咕咕一阵,推了一个出来问他:“你找谁啊?”

诸葛青下意识地说:“哎呀,一看见你,我就觉得之前要找的人不重要了。”

女生红着脸说别闹,又问了一遍,诸葛青笑嘻嘻地说没有,我就是找你的。他越过女孩的身影看到王也呼呼大睡的样子,收回目光。嗯,找人不耽误撩妹,既然特意来了怎能空手而归。

 

就这么着直到晚自习结束,王也没见着,二班女生倒是认识不少。诸葛青边清书包边跟同桌吐槽,这人怎么这么能睡?是瞌睡精转世还是晚上偷鸡摸狗去了?

同桌拍拍他的肩,瞌睡精好像在外头,你要不出去看看?

诸葛青探头瞄了眼,王也背着书包站在他们班后门那。见他望过来,点点头,指指外面表示自己站那等他。诸葛青清好书包跑出去,人未至声先到:“哟!找我?”

王也说:“你一天找我五六次,我能不来么?”

诸葛青自来熟,胳膊往王也身上一搭,调侃他:“晚上修仙呢?我看你一天都在睡。”

王也正经道:“非也,你没来的时候我都醒着呢。”

“那敢情我成你瞌睡虫了?”诸葛青打趣他,随即话题一转,拉着他往操场走,“睡了一天了,走走走打球去,活动活动筋骨。”

 

 

 

03.

他们就这么认识了。一开始两个人总是一起打球,one on one,胜率三七分,王也七诸葛青三。虽然两班比赛时两人不是同一个位置,但其实他们打球路子相似,很容易看出对方意图——然而看得出是一方面,拦不拦得住才是重点。

诸葛青抹着汗坐在地上,单手扇风以期带走热气。这次又以他告负结束,输的人要买水,他掏出自己的校园卡扔给王也,嚷嚷着下次一定打败他,并点名要冰可乐。

王也踢踢他小腿骨:“我赢了怎么还是我买。”

诸葛青歪理上线:“输的人买,你跑路。”

王也拿他没辙,带了两瓶矿泉水回来。诸葛青接过,半真半假地抱怨:“怎么,给我省钱啊?嚯,热死了,怎么不买瓶冰的。”

王也拧开瓶盖喝了两口,慢条斯理地劝他:“大量运动后缺水,饮料不解渴,水分才是人体必须的。而且冰饮伤身,不要仗着年轻气盛就不把身体当回事。”

诸葛青扯开领口散热,心里直翻白眼儿,嗨呀,还是个老古板。

 

 

 

04.

高中生其实并没有多少的时间打球,除了体育课和放学后,男生们只能挤出吃饭的时间过过瘾。

然而王也拒绝在吃饭的时间打球,理由是吃饭前后运动伤胃。诸葛青找过他几次,碰了一鼻子灰,正打算明儿不去了,王也却找过来,说作为赔罪要拉他一起吃饭。

得,这下他自己想打都不行了。

 

学校食堂层次有待提升,诸葛青跟着王也吃了两天嫌味道不好,拉着王也就要去外面觅食。

王也鄙视他:“就你诸葛大少爷事多。”但还是一起去了。

学校外面有一条小吃街,里面个个是见着学生眼睛放光的老板,一见两人过来,纷纷盛情相邀。诸葛青不理,径直拉着他进了一家小店,进门就喊老板,两份可乐鸡翅。

王也挑眉,你请我?

诸葛青大大方方地说,青哥带你改善伙食,这顿我请了。

饭很快送上来,王也扒了两口皱起眉:“为什么这么甜?”

诸葛青含着筷子含含糊糊:“有吗?我觉得挺好吃的。你是不是吃不惯?哎我们浙江就是好甜口,别介意呀。”

王也盯着他看了会,突然明白过来:行啊,这狐狸是抱怨我带他吃了几天食堂待遇不好,在坑我呢。

“哎,你干嘛敲我?”

“你说呢?”

 

跟王也相处久了,诸葛青才发现,这人对养生有着近乎着魔的追求。

他们一起打球,王也从来只买常温矿泉水,不买饮料,不吃冰棒。有时他还会随身带一个杯子在球场边放着,诸葛青观察过,菊花茶苦丁茶枸杞,隔几天变一种。

他们约着一起去图书馆自习,大中午的光线正好,诸葛青被明媚阳光下斑驳的树影,准确的说是树影下站着的一个漂亮女孩吸引了注意。他拍拍王也让他看,一转头发现对方已经睡着了,阳光透过王也不离身的杯子在他脸上投下水波的影子。

诸葛青回家想起来这一茬,发短信嘲笑王也:说好一起自习,你咋中途就睡了?

第二天早上王也回他,习惯了午睡,撑不住。

诸葛青起得没他早,到了学校才看见这条消息,一条完了还有一条。

睡得比较早,今天早上才回你,别介意。

诸葛青彻底服了。

 

 

 

05.

如果王也的养生仅仅是早睡早起注重身体,那倒也还好,结果快到五一文艺汇演时,诸葛青又知道了个劲爆消息:王也会打太极!

他像看国宝似的看王也,绕着他转圈圈:“王大爷,王道长,您还有啥不会的?下一步是不是要去跳广场舞了?”

王也谦虚摆手:“不不不,跳舞是你的强项,我不会,我不会。”

他们俩都有节目,一个打太极,一个跳爵士。不同的是,王也是不小心漏了老底被逼上去的,整日带着班里几个同样被赶鸭子上架的在那愁眉苦脸地切西瓜。而诸葛青,拉了几个身材不错有底子的小姑娘,自行编了支舞报上去,学生会一看表演,嗬,够有味,大手一挥就留作了压轴节目。

文艺汇演当天还要上半天课,只留了一个下午给他们表演。两人中午一起吃过午饭,分头回班拿衣服,约着等下一起去后台。王也拿了道袍,走到一班门口一看——得嘞,激动的女生把教室门口围得水泄不通,他根本挤不进去。

诸葛青的演出服是一套西装。早上为了省事,他手上拎了个袋子装外套和爵士帽,把校服往衬衫外面一罩就来上学了,老远就能看见他与众不同的西裤与锃亮的皮鞋。他身材好,腰细腿长,又是一副白净斯文的皮相,那身西服更衬得他宽肩窄腰,人模狗样。小姑娘们闻风而动,整个上午一班门口女生流量刷到了历史新高。中午两人溜得快,她们没逮住,纷纷蹲在一班门口守株待兔,只等诸葛青回来,现在一堆人拿了手机要跟他合影,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王也仗着身高优势往里边望,看诸葛青一边保持僵硬的微笑摆拍,一边给他使眼色,让他快来救自己突围。

不对,诸葛青没有眼。

王也不习惯跟一群莺莺燕燕靠的太近,只能站在最外面喊借过,然而疯狂的姑娘们根本不理他,于是王也摊摊手表示无能为力,拍拍屁股走人。

他去后台换了衣服,瞧时间还早,四处溜达溜达着遇到了与诸葛青一起领舞的夏禾。到底还是存了点塑料情谊,便拜托她把诸葛青带出来。夏禾听了笑得花枝乱颤,说你还担心这个,他要不愿意早来了,还用得着你?别人乐在其中呢,省省心吧。

王也摸摸鼻子,有点尴尬。

夏禾眼珠一转,给他打商量:“要不这样,我去把诸葛青拉过来,你把张灵玉带来,咱们还是在这儿见,怎样?”

张灵玉是王也班上的学习委员,也是这次上台打太极的苦逼之一。他行事板正克己,又是个帅哥,因此荣登女生心中“禁欲系美男”榜首。王也不明白一班班花甚至校花夏禾跟张灵玉有什么牵扯,四处一看也不知道该去哪找人,只能回绝。

 

文艺汇演就要开场时诸葛青才进入后台,手上提了一堆小礼物,满面春风,沾着一身香味。

然而春风马上就被夏禾一巴掌打成了春泥。夏禾指着钟质问他:“几点了才过来,最后一次彩排也翘,是想到时候站在台上做个台柱都有女生给你抛花还是怎么?”

诸葛青连连摆手作委屈状,余光瞟到王也双手插在宽大的袖袍里,倚着墙在一边看热闹,百忙之中还偷偷对他比了个中指。

时间紧迫,化妆师不够用,夏禾搬了个小凳过来亲自给他化妆。诸葛青被粉饼拍得龇牙咧嘴,连连告饶:“饶了我吧姐姐,脸都要被你拍烂了!”

夏禾哼一声:“还好意思给我提条件?再说小心给你画个京剧脸谱。”

王也走过去看诸葛青收到的礼物,顺便给他火上浇油:“嘿,看这袋子里的小玩意儿包得多精呐,一满袋闪得我眼瞎。”

诸葛青立马怼他:“你个直男啥也不懂!”被夏禾捏住下巴强行固定头部,另一只手飞快地给他涂了个大红唇。

舞台装要浓艳,即便是男生也得费些时间。画好后诸葛青对着镜子左看右看,觉得自己被画成了个妖怪,苦着脸跟王也抱怨,亚洲四大妖术之一名不虚传,好好的诸葛青变成了诸葛彩虹,忒也可怕。

王也从夏禾给他上腮红开始就在憋笑,这会憋不住了,哈哈大笑,边笑边拍诸葛青大腿,诸葛青气得七窍生烟,一肘子横击正对他腰侧,被王也灵巧地躲开。

诸葛青气呼呼,你等着,西服伸展不开,等我换了校服与你小树林大战三百回合。

王也说好啊,那你等着挨揍吧。

 

王也的节目算比较靠前的,很快便轮到他上场了。诸葛青站在舞台侧边拿手机录像。灯光下王也一身玄衣,垂眉敛目,太极打得稳而沉重,配上专门找来的道教音乐,委实令人昏昏欲睡,仿佛是偶然起夜时看到了公园晨练的老大爷,只想着快点再回床上补个回笼觉。诸葛青有点想笑,正想着等他下来嘲笑一番,乐声却突然一转,王也不知从哪个道具盒里抽了把剑,手腕一抖舞了个剑花。那边张灵玉一抱拳,也握了把剑在手上。

王也给他说过,学生会嫌光打太极无聊,让他们自行加点料。现在看来这料有点猛,台下一水儿玩手机的写作业的磕牙打屁的齐刷刷抬头,眼里放光。

乐声转急,他俩舞得愈快,那剑仿佛成了身体的延伸,到最后刀光剑影弥漫,若不是道袍颜色不同,真分不清哪个是王也,哪个是张灵玉。诸葛青听见台下一片抽气声,明白今天过去,肯定有迷妹要倒戈王也。

 

下台时掌声雷动,诸葛青走过去把王也肩膀一捞:“练过?”

王也点头,双人舞剑不止要靠力气,更需要配合,他出了一身汗,盘起来的发髻旁掉了几缕,都黏在脖子上:“在武当学过几年。”

诸葛青不解:“武当?去武当干什么?出家当道士啊?”

“差不多,我是辍学去那边呆过一阵子,后来被老爸逮回来了,就来这里了。”

“好家伙,”诸葛青惊讶道,“真当过道士啊!”

他想了会,补充道:“我现在不想约小树林了。”

他们没能聊几句。诸葛青还要在后台做准备,王也便回了按班级划分好的观众席。他没换道袍,一路走过去的时候频频有人跟他打招呼,有的人喊名字,也有不认识的叫他“道士同学”,听起来拗口并滑稽。突然知名的感觉原来是这样,好像不怎么好,有点闹腾了。王也琢磨着,也不知道诸葛青是怎么适应的。

 

压轴节目姗姗来迟。主持人刚报完幕,台下就响起一众迷妹的尖叫。王也感叹,这还不到一年,诸葛青的粉丝就能把文艺汇演闹成个小型演唱会,等到了高三毕业舞会,他岂不是得被轮番上阵的姑娘们跳断腿。

厚重的帷幕拉开一角,诸葛青从里边钻出来,脱帽鞠躬,激起台下千层音波,随后他一个响指,右脚一踏,乐声响起,帷幕完全拉开。

王也坐得离舞台很近,这是他上去表演节目为班级争光,同学特意给他留的福利。这个距离再加他2.0的视力,可以清楚地看到聚光灯下的诸葛青,随着激烈的舞曲旋转、踏步。舞台妆衬得他唇红齿白,西装勾勒出他挺拔的身姿,帽檐下是似笑非笑地勾着的唇角。

女孩儿们包围着诸葛青,花一样转开的裙摆包裹着修长的大腿,高跟鞋踩得噔噔响,是属于年轻人特有的精彩与肆意。夏禾作为领舞,单手搭着诸葛青的肩膀,两个人暧昧地贴近,夏禾突然一倾,似是想要在诸葛青颊边留香,却又呼地推开,又被诸葛青一下扯进怀里,激起台下一阵骚动。

王也听见身边的张灵玉轻哼了一声。

这支舞的确有资格作为压轴节目。一曲结束,礼堂里难以平息的声浪几乎要掀翻房顶,喊着诸葛青和夏禾的人各占一边天。

主持人似乎是个新人,压不下场子,站在台上手足无措,不得不让已经退场的几人再次出来谢幕。诸葛青笑着跟主持人说了句什么,随即走到舞台最前端,把帽子一摘,猛地朝台下一甩。

王也心道,到底是校园风云人物,这人气就是不一样。只是帽子飞得太高了点,也不知道最后会落在哪个幸运儿手里。

他看着帽子朝自己这边飞来,身不由己地站起来,手一捞,就截住了。

台上台下都呆了一呆。

周围几个伸手要抢的女生看着他。

王也摸摸鼻子,有点尴尬地坐下来,把帽子推过去:“这个……要不你们分了?”

他十分冤枉。都怪诸葛青老拉着他打球,伸手接球完全是条件反射,不然他为什么要和一群女生抢帽子。

 

文艺汇演结束后没有晚自习,大家带着看完表演的兴奋劲儿提前开始过五一。王也早早换下道袍在更衣室门口候着,见诸葛青出来,调侃道:“放学小树林,你还记得么?”

旁边有个女生奇怪地看了他们俩一眼,看得诸葛青毛骨悚然。

他跟王也打商量:“王道长,小的错了,小的不知道道长武功高强,哎,错了错了。”

王也翻了个白眼:“别装了,你肯定也练过。”

诸葛青打哈哈:“哎呀,王道长真是聪慧,这都被你发现了哈哈哈。”

他又邀请王也五一去家里做客,王也说好,于是他们俩勾肩搭背地走远了,留下那个女生站在原地,眼里闪着兴奋而诡异的光。

 

 

 

06.

诸葛青不是本地人,王也也不是,他们一个从南往北一个从北向南,相遇在了这个不南不北的城市。

缘分哎,诸葛青感叹。

他家租了间复式公寓,平时爸妈上班,就他和弟弟诸葛白两个人住着,空空荡荡的没什么意思。现在王也来了,三个人还能凑一盘斗地主。

王也说,你要知足,我家就我一个人,如果我邀请你,我们就只能抽王八了。

此时他们正坐在诸葛青家的地毯上斗地主,王也已经连赢了四盘。

诸葛白:对四。

诸葛青:对二。

王也:四个尖,炸了。

王也:飞机带翅膀。

王也:四带二。

诸葛青和他除了发型几乎一模一样的弟弟在旁边直瞪眼,诸葛青的眼睛瞪成了大眼灯。

王也:三。

诸葛青连忙把小王往桌上一拍。

王也微微一笑:大王。

他把最后两张牌打出去:对三,我赢了。

诸葛白脸一垮,不玩了。

两个人面面相觑。

王也说,现在我们只能玩抽王八了。

诸葛青笑得高深莫测,不,我们可以联机打游戏了。

 

晚饭前诸葛青的父母回来了,王也礼貌地与他们问好。诸葛青妈妈似乎很喜欢这个孩子,两个人没聊两句,称呼已经变成了“小也”。

饭桌上诸葛青妈妈问他:“小也留下来过夜么?是跟阿青睡一起还是住客房?”

诸葛青抢答:“跟我睡跟我睡。”

他妈妈说行,那再抱一床被子给你们。又拿筷子敲敲诸葛青的手,晚上早点睡,别闹到大半夜。

诸葛青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与王也对视一眼,咧开嘴嘿嘿一笑。

王也毫不留情地指出了他牙齿上的菜叶。

 

九点钟的时候诸葛青妈妈把两个游戏迷从电脑前揪起来,赶去睡觉。

两人并肩躺在一块。诸葛青虽然一个人睡,床却不小,躺下两个人也绰绰有余。对此他的解释是诸葛白很黏他,偶尔兄弟两会一起睡。

王也恍然大悟,难怪他下午总是冷着脸,我抢了他哥,他肯定恨死我了。

他们各盖一床被子,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不过还没等诸葛青体会到夜谈的乐趣,王也就说他困了。

诸葛青说不会吧,你看我夜光表,才十点。

王也眯着眼凑过去看了看,说,那差不多,我在家里就是这个点睡。他躺回去,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晚安。

他入睡很快,不一会呼吸就变得绵长。诸葛青侧过身面对他躺着,好奇地打量对方睡相。

王也睡前把发绳解开了,这会又平躺着,长发散在枕头上,颇有些黑发如瀑的感觉。他的睫毛挺长,随着呼吸微微起伏,鼻梁高挺,利落的唇线因为散发与夜色的缘故柔和了不少。

诸葛青盯着看了半天,突然打了个激灵。虽然早知道自己这朋友皮相不差,但现在一看,也太好看了点吧?

他默默对比了一下两人的形象,觉得自己校草的地位受到了威胁。

转念又想,嗨,王也散发只有我见过嘛,不慌,不慌。

于是他心安理得地闭上眼睡觉。

十分钟后,忍无可忍的诸葛青一脚踢醒了开始打鼾的王也。

叫你平躺。

 

王也不认床,虽然中途被诸葛大少爷踢醒了几次,也算睡得不错。他被生物钟催醒,习惯性地看了眼时间,七点,比平常晚了半个小时。他打量了一下卧室的布置,将原因归结为房间太暗,有令人昏昏欲睡的欲望。

他坐起来,轻手轻脚地下了床,走出卧室,在房子里绕了一圈,发现似乎只有他一个人起来了,又不好意思麻烦诸葛青父母为了他早起,只好又转回了卧室。

诸葛青还没醒,并且还睡得正香,不知道是不是梦见了什么,嘴巴嘟起来,显得很幼稚。

校园男神睡觉竟会嘟嘴,王也觉得很神奇,果断掏出手机,拍照。

等诸葛青九点多悠悠转醒,睁眼就看见王也对他笑得一脸诡异,立马被吓醒了,警觉地问:“你做了什么?”

王也摇摇手机:“我把你睡觉的照片发班群里了。”

“靠!王也你完了!”诸葛青跳起来刷刷两个枕头甩出去,被王也躲过。他连忙摸出手机,看见班里女生纷纷感慨好可爱,心道还好,不算是黑照,男神地位可保,这才稍微消了气。

他起得太猛,这会有点犯晕,坐在床上目光放空了一会,待被睡散的意识慢慢聚拢,这才张牙舞爪地威胁王也:“作业借我抄,不然,哼哼。”

王也觉得他没什么能威胁到自己的,眨巴着眼睛期待下文。

“把你昨天的游戏记录删了。”

卧槽够狠,王也认输。

 

虽然两个人不是一个班,但五一的作业大同小异,也就是语文卷子数学卷子英语卷子等等等等。

诸葛青长叹一声瘫在椅子上,这要做完了五一还玩不玩?好不容易有个玩伴,他可不想谱写什么新世纪好青年五一小长假邀请同学回家只为一同为作业奋斗的神曲。

他把卷子分了分,往王也与自己面前各放一沓:“分工吧。”

王也接过,翻了翻,是数学物理,再看诸葛青的,是语文和英语:“这不公平吧,语文和英语都要写作文,我作文怎么抄?”

诸葛青理直气壮:“你上次物理数学都是满分,别以为我不知道。我语文英语比你好,咱们要互相发挥优势。”

他又给王也指点迷津:“你看,这次英语作文写我的朋友,语文作文大意是写我最敬佩的人。只要我语文作文写我英语作文写你,你不就可以在英语作文上抄我的语文,语文作文抄我英语了么?”

王也被他语文英语英语语文地绕晕了,又听了一遍,半晌才回过味来,竟然觉得很有道理,于是赏了他一个爆栗。

 

 

 

07.

五一结束后,就到夏天了。

男生女生们纷纷脱下长袖,换上夏装。虽然学校管理严格,但还有不少女生将制服裙偷偷改短,心机地用小卡子把过长的裙摆别起来,遇到检查,再匆匆放下去。

对此诸葛青点评:“裙子短一点,女生穿着凉快,男生看了养眼,一举两得呀,就学校事多。”

王也有些好笑:“到底是男生看了养眼,还是你看了养眼?”

“哎哎老王,这就是你不解风情了。”诸葛青敲敲他的手背,“你看刚刚过去那个,腿又细又白又长又直,你不觉得很好看么?”

王也瞥了他一眼:“你的腿也又细又长又白又直,我们班女生也觉得很好看,我都听到了,并且还拜托我问你美白秘方。”

诸葛青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他。

 

 

 

08.

他们在日复一日的课业中忙里偷闲,插科打诨,放学后哥俩好地去打球。

两个人在不同的班级,有时候拖堂了,先下课的那个就会自觉地等另一个。不同的是王也是坐在二班教室里等,而诸葛青会在老师走后倚在二班后门,边等边跟那些书包清得飞快、然后假装不经意的从后门出去的女孩们打招呼。

王也受到女孩们的威胁,书包越清越慢。等到所有要跟诸葛青打招呼的都走了,他才慢吞吞地出来。

诸葛青半真半假地抱怨:“太慢了老王。”

王也邪魅一笑:“待会到球场,让你知道我慢不慢。”

 

日子平淡得如同温水煮青蛙,等他们意识到高一就要结束时,已经离期末考不远了。

学校强制学生们放学后直接回家,每晚都有教导处的人在球场赶人。他们打不了球了,只能每天一起走到校门口,再分道扬镳——一个坐公汽,一个坐地铁。

作业铺天盖地,复习卷雪片一样发下来。学校向来注重成绩,填鸭式的教学制度让皮了大半学期的学生们不得不收心,迎接即将到来的期末考。

老师站在讲台上发文理志愿表,一再强调,高二就要分文理了,期末考试后会按成绩重新分班。讲台下学生们奋笔疾书地刷题复习,也不知听进去没有。

 

等他们上交最后一门的试卷,从考场里出来的时候,已是七月光景。下午四点半,阳光依旧刺眼,学生们陆陆续续从考场里出来,将下学期要用的东西搬回座位,不用的搬回家。

王也东西少,一会就清好了。他坐在位置上等诸葛青,看到有女生摇摇晃晃地搬着一摞书路过,便过去问:要帮忙么?

女生点点头说谢谢,我爸开了车在楼下等我,帮我搬到校门口就好。

王也跟着她下楼,路过一班时往里面瞟了眼,诸葛青又被一群叽叽喳喳的女孩子围住了。王也表示理解,想来接下来两个月见不到,她们得提前逮着人好好诉诉情肠。

等他掸着手回到班上,诸葛青已经在门口候着了。他弯弯眉眼,问他:“帮忙搬书去了?”

王也点点头,换了个话题:“考得怎样?”

“好像还行。”诸葛青说。

他们对视一眼,同时问:你选什么?

 

理科。

嗯,我也是。

打球么?

走。

TBC

评论 ( 6 )
热度 ( 50 )

© 真和 | Powered by LOFTER